在围观群众的眼中,北川寺与山口英助、田中高志踏入三木人偶废弃工厂的土地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只觉得温度从自己身上剥离,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阴寒感。

  在各种暗处之中,似乎还有什么人在注视着他们一般。

  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脸色一白。

  这莫名的阴冷感与在须茶高中所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但好在有北川寺在身边,他们并没有在直播间观众面前失态。

  田中高志开始说起早就编好的台词:

  “各位,请问看见了吗?我们现在就在前往三木人偶废弃工厂的内部。”

  “关于三木人偶废弃工厂,其实往来之间有许多怪谈,我就选几个大家没有听说过的讲一讲吧。”

  田中高志的声音放缓,变成毫无感情的讲述音调:

  “传闻早在1997年就已经被烧死的工厂厂主的亡灵,现在依旧徘徊在三木人偶废弃工厂的深处某个人偶车间中埋头苦做人偶,若是有游客进入那个车间,则会被厂主的亡灵袭击。取下你的眼睛、将你的骨头拆掉、砍掉手臂、把脑摘下...最后只留下一张异常干净的皮,他所制作的人偶则会披上这张皮,变成与你一样的模样生活下去。”

  森冷残忍的叙述方式十分切合现在的恐怖诡异的环境,说到后面,田中高志自己都有些害怕了。

  因为他察觉到了,自己的声音变得格外阴冷嘶哑,仿佛喉咙被火烧过了一样。

  有些一直看着直播的观众更是身上泛起鸡皮疙瘩。

  弹幕一行一行的刷过。

  “这估计是高志第一次把怪谈说得这么好了吧?”

  “不管你们怕不怕,反正我承认,这一次我怕了。”

  “说到后面高志的声音好像都变形了吧?但我回放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

  田中高志抬起头看向北川寺,心中有些发憷:“北川法...寺哥,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要是以前的他,肯定将刚才诡异的现象推过到设备接触这个方面,可自从知道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某些东西的时候,他又不得不害怕。

  北川寺一边将神乐铃取出来,一边回头平静道:“没事。”

  山口英助结结巴巴地笑了笑,随即双眸一缩,突然大吼起来:

  “是...寺哥说没事那肯定就没——寺哥!你身后!”

  “没事。”北川寺头也不回,脚下交错,肩膀一歪,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躲掉从暗处狠狠砸下来的铁锤,与此同时,他萦绕着森然死气的一脚一下子就踹在对方身上。

  只是一个瞬间,就传出了某种物品被四分五裂的声音。

  “寺哥你没事吧?”

  “别吵,没有多大问题。”

  北川寺看了一眼山口英助。

  直播间一瞬间就爆炸了。

  很多观众通过山口英助的视角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闪烁着寒光的铁锤冲着北川寺的脑袋以极快的速度砸去,要是那势大力沉的一锤砸中,北川寺的脑袋指不定会被夯飞。

  “卧槽!刚才那是什么?道具还是演员?怎么会突然有铁锤砸下来的?”

  “这也不像道具或者演员啊!有谁砸铁锤下来连个招呼都不打的?”

  “而且北川小哥那一脚怎么看都用了真力气了,你打演员会这么打?”

  但最让观众们印象深刻的还是北川寺那淡定自若与山口英助惊慌失措表情之间的对比。

  直播间的热度一下子起来,很多人都开始传播,数据不一会儿就从万人正在观看。

  要知道油管有一套专门应付虚假流量的机制,而在油管之上的观看人数也是实打实的。

  换而言之,真有一万个人在看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的直播。

  但北川寺却并不管那些,他将手电筒的光打向地面。

  一柄大锤静静地躺在地上。

  这柄大锤差不多有他一个掌面那个大小,要是真吃下这一记大锤...

  北川寺目光闪烁,面不改色地将大锤从地面上拎起。

  重量不错,锤柄长度也很顺手。

  北川寺默不作声地将铁锤提起。

  兼定不能使用的情况下,也就只能用这玩意儿将就将就了。

  那清晰的铁块击打地面的声音,不止山口英助与田中高志听见了,直播间的观众也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是玩具锤...是真正的铁锤...

  “寺哥...这...”田中高志真是越来越害怕了。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废弃人偶工厂里真有人住过——那么答案也显而易见了。

  正如北川寺所说,这里似乎真有什么东西存在。

  “......”北川寺。

  北川寺没有回答田中高志,只是将手电筒往上打。

  在手电筒的竖状光下,一具造型狰狞的人偶正躺在距离北川寺这里数米的地上。

  人偶躯干上还带着一个空洞,四肢四散而落。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北川寺刚才那一脚究竟有多么恐怖。

  人偶?

  北川寺走过去不发一言地拈起一块人偶碎片。

  这就是普通的塑胶人偶。

  北川寺将塑胶碎片放下,冷淡的声线传出:

  “在日本,人偶被称作人形...人形是无心的孩子,只要将灵魂放置进入人形中,人偶就有了心...”

  这也算是一个怪谈吧,在日本各个地区,都有人形代的传说。

  所谓人形代,其实就是以人偶代替孩子亦或是代替某人承受灾难的意思。

  在那种人偶中放入灵魂,说不定就是三木废弃人偶工厂中的人偶能活动的原因。

  他在这边念叨分析着,直播间里面的人则又刷起来了。

  “北川小哥好帅啊!帅到炸裂!”

  “面冷,强大,除灵,外带分析,这样的北川小哥你们爱吗?实不相瞒,我爱了。”

  “有一说一,在一些乡村或者古老家族里面确实流传有北川小哥所说的关于人形的传说。”

  “高志、英助,学着点!来自北川小哥的现场教学!”

  直播间无数人起哄。

  但那与北川寺无关,他站起来拍了拍手,内心思考着。

  他们现在不过刚刚进入三木人偶废弃工厂,就遭到如此‘欢迎’,这是否代表,躲在人偶工厂的某个存在已经发现北川寺的威胁了呢?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北川寺一手拎着手电筒一手提着铁锤,一言不发向着车间内里走去。

  而跟在北川寺身后的山口英助以及田中高志见到北川寺的动作,互相对视一眼后,还是追了上去。

  一进到里面,北川寺就下意识地感觉到不对劲了。

  机器的位置改变了,这一点只要长眼睛的人都能察觉到。

  大部分的机器都被挪到道路中间,似乎是想阻止北川寺前进一样。

  里面的怨灵仿佛越发察觉到北川寺的威胁。

  “也就是说害怕的意思么?”

  北川寺心里面有些古怪。

  怨灵也有害怕他的一天,这还真是够稀奇的。

  “寺哥。”田中高志这时才从背后追上来,看见眼前高高堆起的机器堆,禁不住张了张嘴。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虽说这一次过来没有准备道具,但也还是按照以往的步调,专程过来探查过人偶废弃工厂中的各个车间。

  连地图他们都背熟了,就是防止出现意外。

  但是像面前这种,几乎所有车间里面东西都挤在面前的一幕却是见都没有见过。

  换而言之,这是他们没来过的人偶制作车间。

  “可是我们明明每一个车间都来过了啊...”田中高志抬头,显得无法理解。

  这些机械与流水线的机器堆起来差不多有五米多高,而工厂天花板总共也不过才十米,相当于半边空间都被这些笨重废弃的破铁块给挡住了。

  北川寺提着电筒,看着这一片机器,也是摇了摇头。

  对他来说这一片看似无法翻越的障碍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考虑到田中高志他们还在直播,北川寺只能暂时放弃徒手翻阅这个想法。

  “我们走吧。”北川寺收回目光,回过头道。

  但就在他这句话说完的那个瞬间,一根手指粗细钢筋却突然一个颤动,向着他脖颈疾射而来!

  田中高志他们确实看见了,但却来不及提醒。因为钢筋的速度实在太快!只是一闪就来到北川寺的面门前!

  对此,北川寺只是斜一眼,手中大锤已经抬起,用力砸下!

  铛!!!!

  一阵让人牙酸的铁条颤音,飞来的钢筋一瞬间被他砸在地面上。

  这都被你给反应过来了?!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的眼睛都快被惊掉了。

  这是什么操作?

  但还没等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反应,北川寺一直插在腰间的神乐铃突然颤动,一阵阵清脆铃声也响了起来!

  北川寺没有站在原地发愣,而是猛地向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冲来。

  接着一手一个,将两个大男人夹在腰间,埋头向外冲去。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满面懵逼对视,一下子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

  背后响起了密集的破空之声。

  堆积在车间内的机器以及残留下来的各种东西,竟然莫名其妙的腾空向他们这边飞砸而来!

  那些铁制品要砸到脑袋或者是砸到一些人体关键部位,绝对会让他们命丧黄泉!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满面惊恐地看着这无比恐怖的一幕。

  今天要不是北川寺也跟过来,他们绝对会死在这里,毫无疑问!

  对现在的北川寺来说,工厂车间二十五米的距离只是一闪而过,他将惊魂未定的两人直接送到刚才的车间,目光深邃地看向背后黑漆漆依旧在闹腾的人偶工厂车间。

  不知何时,空中已经有一股淡淡的烧焦味在弥漫,在满是死寂的人偶制作车间的隔绝下,北川寺甚至连外面人们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再怎么说北川寺也是七倍的身体素质,不可能一点风吹草动都听不见。

  他思索着将身上的摄像头等设备一把扯下交给了身后的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

  “这一次直播就到这里了,刚才的是素材应该都很有爆点,你们工作室可以借此再火一把。”

  “可是寺哥你怎么办...”山口英助满脸担心。

  刚才那明显不是人在作怪,这座工厂中真栖息着什么东西。

  “没有怎么办,直播推流掐掉了吗?”北川寺问道。

  “刚才就掐掉了。”田中高志心口直跳,点点头道。

  “那就好,别把我的身份暴露出去,其他的东西你们随便运营,从这里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北川寺的声音突然拉长,随即消失不见。

  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瞪大了双眼。

  北川寺消失了!?

  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面前的车间空荡荡的,阴风阵阵,从这里甚至还能看到对面那个车间。

  无论是沾满油污的铁块还是破旧机器都全部消失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一下子都有些无法接受了。

  “...怎么办,英助?报警吗?”田中高志再三用手电筒查看,发现连北川寺影子都找不到的时候,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惊慌之色。

  “...北川法师应该不会有事的,况且就算有事,现在这种情况也已经有些脱离警察控制了吧?我们还是不要给北川法师添乱了。”

  田中高志又开始下意识地称呼北川寺为北川法师了,他思索着继续说道:

  “我们先出去,在外面等着,如果天亮了北川法师还没出来,我们就报警。”

  “也好。”

  两个人拍板将事情定下,向外面走去。

  而另一边,北川寺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重新站在了一片建筑面前。

  破烂的工作车间,高耸而起的建筑,淡淡血色的天空...

  “这里是...?”

  北川寺将手电关掉,眉毛紧皱。

  看这里的样子,应该还是属于三木废弃人偶工厂。

  北川寺下意识地想到了田中高志进来时所说的那个怪谈了。

  依旧徘徊于工厂的工厂主亡灵,躲在一个车间中,闯入车间的人,会被做成人偶...

  “那个所谓的车间...难不成就是这里么?”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最新章节,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